被拜登炮轰的联邦总务署“大总管”,发了这段“火星文”
原标题:被拜登炮轰的联邦总务署“大总管”,发了这段“火星文” ▲阻碍拜登权力交接的那位女局长突发“神秘推特” 网友纷纷无奖竞猜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。 最近几天,美国联邦总务署(GSA)局长墨菲(Emily Murphy),成了美国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之一。 据媒体报道,墨菲是特朗普政府任命的一名官员。她拒绝签署允许拜登过渡团队从本周开始正式开展工作的信件。报道称,这是现任总统尚未承认拜登胜选的另一迹象,这可能会扰乱权力过渡。 拜登则直接向联邦总务署开炮,称GSA是采取新措施以抗击新冠疫情的最大障碍。在一个线上会议上,拜登告诉应急人员、护士和其他抗疫前线工作人员,“有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获得的,包括个人防护装备数量的实时数据和新冠疫苗的分发计划”。除非它(联邦总务署)很快就能提供这些,否则在抗疫相关计划方面,“我们将落后数周或数月的时间”。 联邦总务署的职责 联邦总务署于1949年成立,其日常工作职责是负责建造、维护联邦政府办公场所、联邦政府资产管理及采购,以及为联邦公职人员提供及管理出差补贴等,目前美国本土及海外领地上总计约9600幢以上的联邦政府、联邦法院所拥有建筑,都归其管理维护。正因如此,有人把GSA称为“美国内务府”。 但美国联邦总务署还有个举足轻重的职权和责任:在总统交接时负责沟通前任和当选总统团队班底,安排过渡期交接事宜,为当选总统团队提供接管联邦政府所需的各种合法“方便”。 这包括承认当选总统接管联邦政府的资格,授权联邦情报、安全、防务部门向当选总统提供机密情报简报,责令“看守政府”各部门对当选总统所安排的接管团队开放,并与之合作完成平稳交接过渡,向当选总统过渡班子提供招聘必须行政管理职员的经费。 当然,鉴于目前美国新冠疫情的严峻态势,GSA对当选总统的及时承认、授权,也有助于后者早日获得美国联邦卫生部等官方卫生机构的合作,及时介入防疫事宜,避免美国再因耽误防疫而付出更大代价。 “酣眠”的墨菲 但美国联邦总务署的“大总管”艾米丽·墨菲,和她现在的雇主特朗普一样“不照规矩办事”。 一般情况下,GSA会在投票日结束24小时内承认当选总统的当选合法性,并开始按部就班地操办过渡事宜。如果发生特殊情况,GSA及其负责人还要当机立断,作出关键性决断。 如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,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选情胶着,谁赢得佛罗里达州谁将当选总统。偏偏两人在该州势均力敌,普通票差距微乎其微,稍稍落后的戈尔根据该州规则反复要求重新点票,导致总统人选迟迟无法产生,最终是联邦最高法院强行裁定小布什获胜,终止了“重新点票马拉松”。 当时的GSA负责人巴拉姆(David Barram),就从中起到了关键作用。 但墨菲却执拗地拒绝承认“非正式”选举结果,以及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当选总统资格,令后者始终未能启动交接过渡程序。 尽管有消息称,拜登团队“获得了一些配合和过渡信息、资源”,但缺乏GSA和墨菲的授权和配合,这终究不过是非正式、不成体系的“私相授受”。 客观地说,墨菲的处理方式是“合法”的。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十分独特,尽管实际上大选结果已十分明朗,却仍需履行一道“各州选举人团投票”的例行公事,而这个例行公事的时间在12月14日。 要知道,此刻拜登和特朗普的选举人团票比是306对232,即便特朗普在所有“司法游击战”中都获胜,选举结果也难以动摇,这和2000年小布什-戈尔“得佛州者得天下”的僵局大相径庭。在此情况下,墨菲仍然“按兵不动”,自然会引发广泛不满。 也难怪拜登团队和民主党支持者指责墨菲此举“耽误防疫大计,等于草菅人命”;防务观察家们担心“墨菲的拖延症”会造成国防、安全等关键领域的“危险空白”;美国国家制造商协会等也对“墨菲拖延症”十分不满。 而不肯认输的特朗普及其亲信,显然对此很满意。11月16日,特朗普在转发一条和GSA并不相干的推特时就喊出一句“干得好,艾米丽”。 11月18日,“酣眠”多日的墨菲突然发布了一条“火星文”般完全无法解读的推文:“ Dcccf Rex zzz。@#@ smaan anaNN”,这条随后立即被删除的推文,是她两周来的首次公开发言。 铺天盖地的惊讶、调侃和嘲讽席卷而来,有人称“发言即是不发言,一如此前不发言即是发言”,也有人称“三个Z的意思是不是‘我还要再睡会儿,别吵’?” ▲特朗普不配合交接工作 拜登恳求十余位前高官帮忙。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。 墨菲并非特朗普忠实拥护者 墨菲的确是共和党的支持者,曾在国会山、GSA和其他的共和党幕僚机构工作了长达20年。她很早就为特朗普工作,2016年曾短暂加盟特朗普竞选团队,2017年任职GSA负责人,也确实是特朗普的提名。但如CNN所说,墨菲“并非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或忠实拥护者”。 CNN的一则报道指出,墨菲曾在2018年因为取消FBI在华盛顿特区以外建设新总部,而将新总部地点改在特朗普国际饭店对面引发争议,但除此以外一直给人以专业、低调、略保守的印象。 针对当下的各种指责,华盛顿特区贸易协会高级管理人员、和墨菲共事20多年的查沃特金呼吁“相信墨菲的专业素养和知识,而不要在政治气氛驱使下人云亦云”,前共和党籍参议员塔伦特则表示,目前的尴尬不应归咎于墨菲或联邦总务署,而是“体制的问题”。她的朋友则私下对媒体透露,“现状令她恐惧,这是可怕的局面”。 但还有很多人呼吁,墨菲和GSA遵循惯例,认为GSA虽然是现任总统所领导,负责人也系其任命,但应该为联邦和国民服务,而非听命于一党一人之私。他们还举出巴拉姆的例子:这位时任GSA负责人是民主党籍总统克林顿所任命,但他协助结束“佛州重新点票僵局”的行为,却让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在白宫门前功亏一篑。 被置于风口浪尖的墨菲下一步将作何打算,值得关注。可以肯定的是,越拖下去,美国这架庞大机器就会有越多的“零部件”运转不畅,因利益受损迁怒于GSA和墨菲的人也会越多。 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 编辑:陈静 校对:危卓